吉他手的手,吉他手的脑,争论弹奏失误

从前,手跟脑在对话,手是吉他手的手,脑是吉他手的脑。他俩正为他们刚才演出中的弹奏失误,发生争论。

脑说:「手呀!刚才的曲目,你我已经练习了三个月啦!为何现场仍接收不到我的指令呢?别老是自顾自的乱动好不好!」

手一脸无奈,说:「你发出的信号很微弱啊!自己也该检讨一下吧。」

脑顿时想起,演出时自己确实运作得不够,又要忙于想着跟乐手的配合、观众会是什么反应,自己会不会做得不够好,甚至于到达表演场地之前的交通情况,效果器会否失效等诸多琐事。

脑不敢直接回应,强辩说:「我们已经一起练习了这么久,难道你就不能自己来吗?我知你也是有肌肉记忆的。」

「我们练习时,你输入的动作都是错的话,我怎么能有正确的记忆呢?」手说:「有时一句音乐,你输入给我的指法次次不同,同一个音,有时用食指,有时用中指。你真正想用的那一套,却练得很少,我怎么能熟记动作呢?需知没有熟练的指法我在台上是不能即可反应的。」

脑以为抓到反驳的机会:「那么你为何能在台上总能弹出错的指法呢?」

「你忘了吗?在台上的那些错弹,其实都是你让我练过的呀!而且练的次数比正确的版本还要多数倍,台上你发的信号又弱,我唯有胡乱抓些之前重复较多的信号来开工了。」

脑很一脸委屈的表情说:「我练习时从来都是跟着乐谱,弹一样的东西啊。」

「练习时,你老是要用你感觉舒服的速度,但你又记不熟,发送信号又不够快,但我不得不执行,唯有乱怼一气。那速度你感觉舒服,但你实际处理不来,我又不舒服,怎么会不出错。」

「但是那个速度是我从耳朵里得来的,不是吗?」

「耳朵传给你的演奏速度,不是练习速度,而是正式演奏的速度啊!要规范演奏并达到正式的演奏速度,大师们不知慢练过几百次了。上次主人到那大师的演奏会,坐在观众席第一排,我跟那位大师的手谈过话,他说他的脑朋友从来不催赶他,让他用很慢的速度在指板上走的,每次都能轻松走对,而且指法只用一套,那双手把动作记得很深刻。在台上,即使脑的信号有多微弱,他自己也能完成任务。况且那手近乎没有被输入过其他不适用的指法,想错也错了。」手呆了一呆,又说:「话说回来,那手一边在指板上舞动,还能跟我谈话呢!」

「练习太慢的话,我感觉实在太闷太无聊了!」脑万般不情愿。

「无聊的练习总比在台上丢脸来得好吧!挫败感难道不会更难受吗?」脑无言以对。

手接着说道:「其实我是很笨的,你练习时没有教我的东西,我在台上是一定做不到的。若想要我做出乐谱上的动作,弹出正确的声音,需要慢一些、用你我运作得了的速度来练习。而且每次给我输入一样的指法,好让我以为这世上只有这样的指法。没有向我输入过错的指法的话,你要我弹错,才是才是真正难度呢!就像设计好的冰箱,即使他再怎么努力,也不会把饭煮好。若你练习方法正确,在台上犯错可是件难事啊!」

(来自 乐人谷)